首页 >> 最新文章

还农民工公民权利岂是关爱之举周成龙周成龙陶喆

文章来源:鲸鱼娱乐网  |  2019-10-22

前段时间,山东放宽农民工报考公务员身份限制的新闻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如今,农民工走进立法听证会再次成为新闻。

“感谢政府召开这次立法听证会,作为农民工代表,我说几句心里话。”来自黑龙江省阿城市巨源乡繁兴村的农民工代表盖德玉在《黑龙江省农民工工资保障规定》立法听证会上率先发言。当天,有15名农民工代表作为听证陈述人走进了这场立法听证会。新闻报道结尾时说:“立法听证会历时两个半小时,场内洋溢着关爱农民工的真切之情。”

这则新闻以农民工的“感激”开头,以“场内洋溢着关爱农民工的真切之情”结尾,首尾呼应,可谓“佳作”。翻阅如今的报纸,类似的“新闻佳作”并不鲜见。不论是放宽农民工报考公务员的身份限制,还是邀请农民工参加立法听证会,太多关于农民工的新闻报道,我们都能从字里行间读到那股“关爱农民工的真切之情”!

然而,当这样的感动一次又一次地触动我们神经的时候,笔者不免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还给农民工本应该有的公民权利,在记者的笔下居然都成为了政府部门所做了一件又一件莫大的善事。而最大限度地实现机会均等,以求消除城乡差别,也居然让人感觉是政府部门对农民工的一种恩惠。可怕的是,这样的想法不仅仅体现在媒体的报道方式上,众多政府官员也患有类似的“贵恙”。

如果真正从内心关爱农民工,当然不可以妄加指责。但问题就在于,本来是还农民工应有的权利,如今却成为政府部门的“关爱”之举,甚至还让那些曾经被剥夺权利的农民工心存感激,真是岂有此理!众所周知,所有公民一律平等,一切针对户籍、职业、单位等特殊社会身份进行的群体限制,根本上都是违背宪法精神的。农民工作为国家公民,不论是报考公务员,还是参加立法听证会,都是其本应该拥有的权利。过去把身份作为前提的各种“潜在规则”,剥夺了宪法赋予的农业户口公民神圣不可侵犯的担任国家公职和参与民主活动的权利,违背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程序正义原则,造成了一种广泛的、事实上的不公正局面。依照宪法还给农民工应有的公民权利既不是恩赐,也不是施舍,而是宗旨所在,责任所系。

如今政府部门放宽种种身份限制,让农民工参与到公民活动中,只是把诸多本应该属于农民工的权利还给农民工而已。此时,澄清还权行为是不是“关爱”或“施舍”,已不仅仅是态度问题。这是因为,如果部分政府官员把还给农民工应有的公民权利视为“关爱”或“施舍”,只是出于同情,那就意味着“还权”举动可以随时停止,农民工的权利还是得不到切实保障。回避民权的实质谈民生,漠视对民权的尊重谈亲民,都很容易流于虚浮,止于形式,甚至演变成一种包装、一种政治秀。更进一步说,任何民生问题的求解,亲民举措的实施,若没有民权的互动和呼应,没有民权的问责和监督,就难有完满的答案。

烟台白癜风患者的日常调养方法是什么

白癜风患者怎么疏解心情

莱芜高泌乳素这个病治疗起来贵不贵

上海下额角整形安全性跟哪些有关呢

武汉患上了霉菌性阴道炎怎么办如何才能治愈

请问光谷妇幼医院无痛人流多少钱

私密处清洁不当可诱发妇科炎症上海明珠医院

湿疹患者日常该注意些什么

男性身上为啥出现大片的丘疹

菏泽治疗宫腔粘连费用多少费用

白癜风日常饮食吃什么水果疏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