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玛俐亚

首日票房九万这类国产片不该总在夹缝中生存是嘛

文章来源:鲸鱼娱乐网  |  2021-07-22

首日票房九万,这类国产片不该总在夹缝中生存

原标题:首日票房九万,这类国产片不该总在夹缝中生存

原创 蒋苡芯 新周刊

2020年10月15日,山西平遥,电影爱好者戴着口罩参加电影展。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于10月10日至19日举行。( 图/视觉中国)

今年11月27日,在平遥国际影展、澳门国际影展、香港国际电影节等均斩获奖项的电影《日光之下》在全国艺术院线上映,截至今日发稿,总票房64.3万元,上映首日排片率仅0.3%,票房不足10万元。

打磨七年,投资几百万,结果却如此落差,上映第四天时,《日光之下》导演梁鸣已将自己的房子挂到了上售卖,“希望未来还能继续坚持创作”。

今天,关于《日光之下》的票房探讨在上传播,梁鸣发朋友圈表示,在某种层面讲,他的经历是能够鼓励其他怀揣梦想的年轻电影人,因为自己是非导演或文学专业出身,某种层面等于野路子,但“我一直在坚持,没有放弃,能让大家看到希望……”

“也许像我们这样的电影人,做这类电影最初的初衷并不是为了票房。但依然希望有更多的观众看到,能在银幕内外链接彼此的生命,能与这个世界对话。”

《日光之下》困境背后,艺术电影或文艺电影究竟该如何破题?在青年导演的电影叙事中,又承载着多少浓烈的集体情感和个人思考?

今天的电影市场给了很多人年轻人予机会去表达,或许也需要,给予更多的故事予空间和出口。打破闭环,才能让好的故事和讲故事的人流淌起来。

毕赣的《路边野餐》、顾晓刚的《春江水暖》、梁鸣的《日光之下》、张大磊的《八月》……近年来,无论是在电影市场还是在各大电影节,以80后为主的青年导演们,带着极具故乡符号的电影而来,并总能给观众惊喜。

故乡正成为青年导演集体叙事的出口,他们在其中实现对自我的重新理解,也完成了自我表达。

《春江水暖》导演顾晓刚,将中国山水卷轴的动人气韵嫁接进电影。

如梁鸣所说:“电影或许没有办法完成对每个生命样本的观察,但人只要能够真实对应自己的生活状态,或者能与自己的各种感知共存,坦率真诚地面对自己的生命,浪漫的色彩,无论是在电影还是在生活中,总会出现的。”

电影的底色,

也是人和土地的底色

梁鸣意识到“家乡是自己的创作母题”这件事,是分阶段的。如果说这个母题一度被遮盖,经过量年努力那么随着其处女作《日光之下》从剧本创作、筹备拍摄到获奖、上映的推进,这块笼罩着他36年的大布,也一点点被揭开。

今年11月27日,在平遥国际电影展、澳门国际影展、香港国际电影节均斩获奖项,赢得众多关注的《日光之下》上映。梁鸣将这个故事放在1999年寒冬的边境小城来讲述,借谷溪、谷亮、庆长、冬子四人的情感纠葛,牵扯出一段关于海域斗争的凶杀犯罪,其中涉及石油泄漏危机、边境冲突、渔民身份认同等时代议题,以及上世纪90年代末国企改革带来的集体忧伤。

《日光之下》的故事,发生在1999年寒冬的边境小城,影片借谷溪、谷亮、庆长、冬子四人的情感纠葛,牵扯出一段关于海域斗争的凶杀犯罪。

“想让更多人看到过去东北的状况和人们之间的情他都寄给了家人感关系。他们不应该被遗忘,或者只存在我的记忆中。”《日光之下》最初的剧本创作,与梁鸣对故乡变化的察觉是同步发生的。

毕业于表演专业的梁鸣,做导演前一直在做演员,出演过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花》等作品。2012年春天,梁鸣回老家黑龙江伊春过年,家乡的变化已不容忽视。

棚户区改造让过去的平房被拆除,城市盖起的楼房没有特别之处,长得都一样,街道也有了红绿灯。“越看会越怀念自己幼时的状态和属于小城的气息。”

此外,梁鸣所触碰的最大变化,还是人。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与故乡的关系不再。他们当中,近的去了哈尔滨,远的到了沈“耐磨等级的Torlon reg;PAI在润滑环境中具有没有与伦比的性能阳、长春、大连、威海甚至北上广。“那些因人之间拥有紧密情感带来的喜悦,今天可能会缺失特别多,或者说完全消亡了。”

通常仅测定抗拉强度、屈服强度、断后伸长率和断面收缩率“当时,我内心有很强烈的欲望,想表达对这些情感的难以割舍。” 2012年冬天,梁鸣着手写《日光之下》剧本。剧本磨了6年,易稿多次,他每年都用年份和月份来命名,有时候修改得多了,还出现了“秋分版”“寒露版”“冬至版”。2014年,剧本又因梁鸣跟腱断裂需要休养,被搁置了一年多。

梁鸣回忆,在无数次上世纪910年代中期以来的修改中,几个人物的命运走向始终没有变化。故事不断添加和修改的部分,还是关于身份困惑、遭遇、职业的变化。“可能一开始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于是造成了一个很长时间的试错期。但那时并未真正去想,故乡到底要在这部电影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他所说的真正思考,是从2018年剧本获得投资、正式筹拍开始的。

谷溪、谷亮和庆长,短暂地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家庭。/豆瓣《日光之下》剧照

2018年,为了拍摄《日光之下》,梁鸣大半日子在伊春度过。他见了更多带有家乡气味的人,重新挖掘自己年少时的记忆和物品,独自走在小镇的河边看短暂的秋天一晃而过。“确认自己每天无还有企业标准、行业标准等时无刻不与家乡在一起。”

有段时间,梁鸣和摄影师开车沿着丹东、吉林、通化、延边一路走,去找寻带有东北独特符号性的个案交流。

一次,他得知有位老者90年代回乡后从事捕鱼工作。突然之间,这个人失踪了,家人百般寻找都未果,以为他已遇难。一年后,他回来了,经询问得知,由于他捕鱼时不小心越过了边境线,被俄罗斯边防部队抓了起来,却没有向其家人及国内边境机构通报任何信息。

梁鸣说:“你从中体验到命运无常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他们生命力的顽强。我想,全世界每片土地都会长出属于那片土地的独特故事。当地人的悲观、喜乐,也许我们不曾经历,但是可以或理解或认同或感受吧。”

2019年,《日光之下》在各大电影节崭露头角,并被拿去与更多国外观众对话时,梁鸣才发现,自己的电影有一种特殊性,而这是独特的地理空间所赋予的,兼具忧伤和浪漫。

他记得,《日光之下》在法国上映,放映结束进入交流环节时,有个外国女孩问梁鸣:“为什么会想写这样一个女孩的故事?我觉得就是在写我自己。”前不久,梁鸣在上看到一个东北友写的影片观后感,其中提到,影片中所涉及的故事和背景,在他的身上也几乎都发生过。

梁鸣说,大部分创作者都会有一个自然流动的去向。“我创作的开始就是流到了故乡,故乡又流向了我,我们形成一个循环。我觉得与故乡紧密连接的人,也许更能发现一些世间的精彩,包容不同地域所出现的形态和故事。”

“乡愁,是与生俱来的”

与梁鸣的后知后觉不同,对于“根”的寻找和追溯,始终长在张大磊身上。

《八月》曾在2016年获第53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2017年又助张大磊获得第8届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青年导演奖。在今年的第4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张大磊的新作《蓝色列车》首映,一票难求。

从平遥回来后不久,张大磊和朋友交流:“乡愁与怀旧有何区别?”这两个词写成英文是一样的,但他觉得,乡愁是与生俱来的,是一个人经历、本质和特性的代表;而怀旧可能更偏向于一个有目的性的行为。

张大磊说,无论是《八月》还是《蓝色列车》,通过电影所作的表达,始终与自己的乡愁有关。

《八月》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呼和浩特开始进行国有单位转型,少年小雷在经济变革和家庭改变间懵懂成长。“这是在寻找更贴近自己和家庭,属于一代人的乡愁;而新作《蓝色列车》的乡愁更个人化。”后者讲述马彪出狱后,回到冰天雪地中的库村寻找昔日恋人卡琳娜,却再次陷入纷争。

《蓝色列车》中的主人公马彪出狱后,回到冰天雪地中的库村寻找昔日恋人卡琳娜,却再次陷入纷争。

两部电影的背景均为90年代。对于1982年出生在内蒙古的张大磊来说,90年代是对他最为重要的年代。张大磊记得,在他的少年时代,会经常接触到苏联的音乐和电影,身边的姑姑或阿姨也常穿着苏格兰裙、戴贝雷帽,“虽然不明白为何自己所处环境如此,但由于自身的敏感,这些痕迹就留存在生命里,很多年后都无全部再生塑料加工的供应链建设法忘怀”。

尤其是1994年,下岗潮带来的生活方式变化、优质电影和摇滚音乐的集中爆发、小升初带来的人际关系改变、父母工作变动,等等,都让刚上中学的张大磊变得内向、敏感,“想追溯乡愁的来源”。

乡愁在张大磊高中离家前往俄罗斯读书时,变得愈加强烈。并非因为离家千里才迸发,相反,他觉得,长达6年在异乡独自生存,自己找到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就是乡愁所在地,它不是一个具体的物理空间,而是你用五官去感受、沉浸的情绪,是属于过去的、我跨不过去的一段经历和时间,我必须搞清楚”。

从俄罗斯学电影归来,张大磊想拍一部属于自己回忆和情绪的电影。2006年回国后,他就开始构建《八月》的剧本,2012年剧本正式完成,但因资金不足等问题,直到2015年才开拍。

电影《八月》,导演张大磊和摄影师吕松野都觉得,黑白更适合那个比较简单的年代,而且能在写实的同时,增加一些梦幻的色彩。/豆瓣

张大磊说,在漫长的筹备过程中,难以安放的“乡愁”有时也会吞噬他,看着文本上人物的对白,或者脑海中不时想到的一个片段,他会泪流满面。直到看见电影在银幕上放映的那一刻,张大磊才觉得,自己跨过了乡愁的一道坎。

但他与乡愁的抵达之行,仍在继续。张大磊正在筹备的几部电影,都与《蓝色列车》中的人物相关,他想呈现那些人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

张大磊说:“我的计划并不是要几年拍几部电影,而是特别渴望能再回到那个空间里,或者说与空间里的人继续生活。这不仅是用电影交代他们的人生轨迹,也是对自己的交代。”

让“变化”得到记录

用电影形式记录“当下正在发生的变化”,也是众多青年导演正在完成的命题。

作为藏族首位电影录音师、第二届“青葱计划”五强导演之一,德格才让拍摄新作《他与罗耶戴尔》是想表达一件事——以不一样的音乐表现方式为入口,呈现当下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的新风貌。

《他与罗耶戴尔》是一部音乐公路电影,在影片中,年轻牧人阿旺从小酷爱传统扎念琴弹唱,想成为一名家喻户晓的弹唱歌手。但此时,人们已开始采用新式乐器曼陀林伴奏,且需出专辑才能获得大家认可。于是,阿旺前往西宁,争取出专辑,同时实现对音乐融合的理解。

罗耶戴尔,藏语,即文艺女神“妙音仙女”。/豆瓣《他与罗耶戴尔》海报

德格才让说,电影是以时代更迭下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为蓝本。

2002年左右,他还在兰州上大学,当时兰州火车站的音响销售店里,藏族歌手的卡带专辑两三天就换一批新的,出专辑在当时的牧区成为一种热潮。

当时,有一位老乡从老家安多来找德格才让,表达了想出专辑的愿望,花光了身上的5000元。“他就是阿旺的原型,20年过去了,他现在开了一家扎念琴加工厂,仍在从事与音乐相关的事。”

但20年间,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的音乐形态已发生重要变化。德格才让说,过去,收音机是一个很重要的载体,牧民们没有络和电视,只能通过传统渠道听弹唱比赛,阿旺的原型就曾在那时家喻户晓。

如今,快手、抖音等短视频运用已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十分活跃。“我们那里其实没有大家想象中闭塞,只是唱唱山歌、骑骑马,现在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的小孩很时尚的,整个牧区基本都知道《中国新说唱》《热血街舞》这些节目。”

在越来越多青年导演日趋通过电影实现个人与土地情感表达的当下,中国青年导演协会导演、曾参与贾樟柯《山河故人》制片工作的吴军也有担忧。

吴军1方面是由于它们愈来愈多的参与到新产品和新工艺的开发进程认为,现在的观众很聪明,他们已不太喜欢过于技术、讨巧的东西,反而更欣赏扎实讲故事的影片,在这一方面,青年导演有着朴质的优势。

但是,青年导演也需要警惕行业和资本的裹挟,不应一味拍摄过于阳春白雪的片子,只为在各大电影节获奖挣钱,却不在意市场的接受和喜好程度。

“今天,中国的电影市场仍然迫切需要具有地方、地缘特色的电影,无论是出自青年导演还是成熟导演之手,这类电影仍需要被更多观众看见。”

✎作者 | 蒋苡芯

原标题——每片土地都会长出自己的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渭南西装订制
庄河职业装定做
郑州西装订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