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文章

张佑方深圳坐拥20亿村官再遭调查物流

文章来源:鲸鱼娱乐网  |  2019-11-29

深圳“坐拥20亿村官”再遭调查

办公室大门紧锁,只有门上副董事长牌子标识告知这里主人的身份。自去年11月下旬身陷“网帖举报坐拥价值20亿房产”风波之后,它的主人周伟思很少出现在办公室。已知的是,以后或将来,周伟思出现在办公室处理繁杂社区事务,接待来访官商、居民等可能性微乎其微,一切已经成过往。在新年钟声敲响的前一天———2月8日,他因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市检察院批捕,此刻正关押在看守所里。与此案相关的龙岗区原城管局副局长何永华等三人先后被执行逮捕。

前有深圳田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南山田厦村)郑稳棠,后有“20亿元村官”周伟思。“基层社区腐败”曝光与查处已经成为去年以来深圳反腐工作较突出的现象。目前,郑稳棠案已由检方提起公诉,等待开庭。回顾梳理郑稳棠案,还原双面周伟思发迹史。两起典型基层社区腐败案件背后是政企不分、管理失范,更是土地利益随城镇化放大进程中,乡村集体治理的失衡。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坦言,村官身份特殊,而监督存在法律困局。

在2月初市纪委五届四次全会上,市纪委书记丘海表示,今年深圳将从五个方面推动反腐倡廉工作,“抓好社区党风廉政建设,加强对社区集体经济组织的监督,严肃查处违规处置集体资产、侵吞集体收益、侵害原村民土地权益等行为”被列为专项治理工作之一。反思周伟思现象蕴含的问题,基层社区管理与监督的困局亟待破解。

●南联社区

“20亿元村官”发迹史

第一桶金

出租厂房收取租金积累,继续买地盖厂房、农民房,滚雪球般发展让周伟思掘到第一桶金,继而很快建立成片厂房出租群落。居民没有眼红妒忌,其原始资本积累过程靠的还是真本事。

在南联社区,熟悉周伟思的人几乎没人否认其能力,包括工作能力、经商能力、人际交往能力、运筹帷幄能力等多方面。与深圳30多年的发展历程相同,位于龙岗区深惠路边上的南联村在改革开放洪流中,完成从偏远贫穷农村到现代城市化的蜕变,本地原住民由农民变身居民,洗脚上岸收租发家。

至于周伟思如何发家致富,如何掘到第一桶金,如今南联村简一居民小组居民鲜有人能说出,只知道周伟思初中学历、农民起家。“当然是做生意发财了。”2月25日上午,在简一居民小组简陋办公楼里,几位本地老者正在喝茶闲聊。对于老乡邻、村干部周伟思,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其人本身,低头不见抬头见;陌生的是作为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如今依然并不太富裕的简一乡亲,与他来往甚少。

现年53岁的周伟思是土生土长的简一人,南联是大村,下面有17个小村。在简一,90%原住民姓简,同一老祖宗,若按辈分,此起事件举报者周祖杰要称被举报人周伟思“叔叔”,属叔侄关系。

改革开放初始,南联村穷得丁当响。按照居民说法,1982年头脑精明的周伟思开了小店,出售小百货补贴家用。渐渐地,有香港人到村里租赁地皮盖厂房,有些烟火人气,本地人洗脚上岸告别农民身份,由种地改为“种房”。1987年,有点本钱的周伟思开了家饭馆,开始涉足建筑业,当起包工头。

助周伟思一臂之力的关键人物———其在香港的兄弟。彼时,南联村有着大片土地,价格低廉,可以私下交易,只要有钱可以买到地。周伟思找香港兄弟借10万元,又向银行贷款,买地圈地盖厂房。起初,厂房建得较简陋,有些还是铁皮房,但此时南联村非往昔的田园,随着改革开放如火如荼,港人大量涌入投资办厂。

出租厂房收取租金积累到一定量,继续买地盖厂房,盖农民房,如此滚雪球般发展方式让周伟思掘到第一桶金,继而很快建立成片厂房出租群落。周家的物业之一———南约社区的利亨隆工业区就是这么来的。

有胆识、敢闯、会做生意。有居民说等大家意识到盖厂房盖楼房一本万利,村里几乎没有地,房子盖得密密麻麻。而此前,有头脑的村民并不多,有些担心收租回收期慢,且前期需大量资金投入。风险永远与机遇成正比——— 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周姓村民表示,周伟思看得准,且有这个经济实力,发家理所当然。这点,事实上倒没有居民眼红妒忌,其原始资本积累过程靠的还是真本事。

只是,居民们无法预料后来之事。在汹涌袭来的新一轮城市化进程中,周家位于深惠路沿线的部分物业被改造被拆并获赔上亿元,物业骤然升值数倍,上演一出暴富神话。熟悉周伟思的南联社区居民看法基本一致:低调,有本事,平时话不多,是个能人。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绵阳大件货运专线公司

小汽车托运

成都到宁夏物流公司

友情链接